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21章 转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子俊摊开双手,哭丧着脸道:“爸,爷爷,你们都看到了,只要稍微价值高点儿的东西归到我名下,就会变这样……就连卡里的钱,不是被盗刷就是被冻结了。”

    刘国洋喃喃道:“真有这种地方吗,能交换一切……”

    他浑浊的眼睛里,爆发出少有的精光。

    如果真可以的话,除了治愈绝症,他还要交换一样东西……

    想到这里,他沉声道:“子俊……不,阿栋,这次你陪他一起去找那位老板!切记不要在鲁莽,不该说的话就少说,先真诚道歉再说交易……”

    刘栋点点头:“知道了,爸,您放心!”

    说完带着刘子俊离去……

    躺在床上的刘国洋涨得满脸通红,他用力握住扎着针管的拳头,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那可是任何欲望都能实现的地方……

    休闲酒吧,一如既往的冷清。

    伴随着刹车声,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儿。

    正是刘栋俩父子,刘子俊看向酒吧的眼神多了一丝浓浓的恐惧!刘栋则不然,他眼中充斥着火热!

    推开门,提着礼品进去。

    正好撞见在吃午饭的宁秋和尧老道。

    看见礼品,嘴里面还没咽下去的尧老道眼中贼光一闪,稍微思索,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赶忙咽下,走过来嘿嘿嘿道:“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呢,太见外了!随便坐,随便坐哈哈!”

    刘栋不明所以,只得尴尬又不失礼节的微笑,将礼品递过去。

    刘子俊躲在身后翻着白眼,总共和你才几面,这么自来熟吗?

    宁秋咳嗽一声!

    尧老道顿时耷拉着脸:“老板……这是人家送的。”

    宁秋仿佛被呛到一样,不断的咳嗽:“咳咳,我是叫你拿到楼上去放着。”看着尧老道乖乖拿上去自己的房间,他这才满意的转过头来:“不知道两位需要什么帮助?”

    眼前的人虽然很年轻,也就大学毕业没几年的模样,但不可小视!

    刘栋伸出手:“宁先生好,我叫刘栋,是子俊的父亲。这逆子上午冒犯了您,希望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他这一次吧……”

    宁秋嗯了一声:“我已经原谅他了。”

    刘栋喜出望外:“那这逆子的一年富裕运道……”

    宁秋又嗯了一声:“你打算拿什么换回去?”

    刘栋被噎了一下,这还叫原谅吗?

    他苦笑一声,看来想不付出什么,要拿回儿子的运道是不可能了……

    思索了一下:“这样宁先生你看行吗,我拿两百……不,五百万,换回这一年的富裕运道!”

    宁秋询问了夜梦,得到答案!

    他手在背后一摸,无中生有,拿出天平以及一个堆满筹码的盘子在桌子上。

    将筹码和刘栋的欲望放在两边,五百万那边高高扬起,他摇摇头:“很遗憾刘先生,你的筹码不够另外友情提醒您一句,虽然我什么都收,但世俗的金钱可能没你想象的有价值……”

    吸取尧老道坑爹的经验。

    他是不会再把天平给客人自己选择筹码了……

    刘栋发现自己竟然流汗了,在商城驰骋多年的他,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也稳如泰山的他,在今天居然怯场了……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心脏疯狂的跳动,跟这一比,儿子一年的富裕运道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微微喘着粗气,眼神变得有些狰狞:“宁先生,如果……我说如果,要我爸病症急剧发作,就是必死的那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这话一出口,把身边的刘子俊给吓了一哆嗦:“爸,咱们不是来给爷爷救命的吗……”

    刘栋看了他一眼。

    刘子俊如置身冰窖,他从来没看过自己父亲有过这样的眼神,如吃人的野兽一样……

    大概感受到儿子的恐惧,刘栋强行压下心中的躁动,冷冷道:“那老不死的不止我一个儿子,上面有你大伯二伯,下面还有四叔五姨!刘氏集团如今已经被分走太多好处,剩下的这一点,这老不死的最偏爱你二伯,你认为我能得到多少?”

    刘子俊颤抖道:“可是,就算爷爷死了,二伯他们可还在,您一样……”

    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刘栋脑门青筋暴起:“当然是包括他们了!”

    明明是六月天。

    偏偏让人打心底冒出一丝丝冷气……

    对于刘栋的转变,宁秋感觉到有些意外。

    他笑道:“这样代价的恐怕很大,你愿意承受吗?”

    刘栋用力点头,一字一顿道:“只要能让我得到刘氏集团,我愿意!”

    黑暗涌动,将两人吞噬!

    几分钟后,黑暗再次降临,两人又回来了……

    将契约折叠贴身放好,宁秋笑着对着满身汗水的刘栋伸出来:“非常感谢你的交易,希望下次还能再见。”说着递给他两枚交易铜钱,说了使用方法……

    被汗水浸透衣衫的刘栋,有些浑浑噩噩的站起来!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毕竟他想要的,和他所付出的都不小!

    默默收起交易铜钱,站起来。

    刘子俊弱弱道:“爸,那我的富裕运道……”

    刘栋声音有些沙哑:“给我忍一年,就什么都有了!”

    父子俩走出酒吧。

    刘栋回望了一眼,心中暗道,这是驱使欲望吞噬人的地方,这一生,他再也不会来了……

    手里捏着铜钱,看见垃圾桶,用力一挥,铜钱没有飞出去。

    他脸上泛着一丝冷意,将铜钱又放进了口袋……

    站在酒吧门口,宁秋目送着刘氏俩父子离去,手握胸口的银杏叶淡淡道:“人的内心处,真的住着一只恶魔吗……”

    银杏叶抖动,夜梦道:“是有恶魔,也是天使,它们本是同体。喝下贪婪、嫉妒、自私是恶魔,喝下无私、奉献、善良便是天使……究竟会变成什么,选择权都在他们手中。”

    宁秋摸出契约纸,缓缓打开:“理论上是这样,但是现实中充斥着太多无奈和负面情绪,像一条通往大染缸的传送带,人们被迫着往前推着,来不及逃出的人,就会掉入缸里,染成黑色……”契约纸上刘栋名字下面分别写着,灵魂、善良、还有儿子刘子俊的才华、味觉、嗅觉以及余生一半的寿命。是的,儿女属于父母的血脉延伸,在交易所里,儿女同样也是筹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