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20章 小小的惩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见宁秋来了,郑亚斌忙低头道歉:“宁老板,他是我父亲同一病房的病友的孙子,知道您‘医术’高超,成功治愈我爸的肝癌后,特地来请您帮忙……”

    这是送上门的生意呀。

    宁秋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看了一眼青年又看向郑亚斌:“你和他说了吗,我‘治病’的规矩?”

    听到规矩两个字。

    郑亚斌头更低了:“这个,我不确定他是否符合您的要求,没敢说……”

    还没等他说完,旁边站着的年轻人抬头上下打量着宁秋,带着淡淡的傲气:“没想到我爷爷说的神医,就是你呀,架子真是大的令人意外,要不是爷爷吩咐,我会在外面呆一整夜?”

    街上的车辆来回行驶,扬起阵阵的灰尘……

    对于这种无脑的人,宁秋并不感到生气,甚至觉得有些可怜……

    他直入主题:“想要救你爷爷,没有问题,你打算拿什么东西作为交换?”

    年轻人笑了,他指着自己的胸膛:“我爷爷是刘氏集团第一掌权人,你只要治愈他老人家,无论是金钱还是美女,你尽管开口,想要什么,就能给你什么!我刘子俊说话算话,信誉两个字还是有的!”

    想要什么就能给什么……

    站在旁边的尧老道和郑亚斌脸色同时一变!

    这种话也许和别人装装逼还可以。

    但要在眼前这位面前装逼,可就要装炸了……

    特别是尧老道,深知宁秋只是看起来很随和,实际上骨子里奸诈着呢……

    宁秋笑了:“那就谢谢了,我想要你这一生的富裕运道,能成交吗?”

    富裕运道?

    有些懵的刘子俊:“那是什么?”

    宁秋道:“就是你以后再也发不了财,人生始终只会维持一贫如洗,勉强过活的日子。”

    刘子俊笑了:“呵呵,我爷爷敬重你是神医,我也给你点面子!你倒是好,没有顺着台阶下,还胡说八道起来,你要是真能拿走我的气运,就把它当报酬给你!”

    宁秋露出十分敬佩的神色:“你真是好胆色,请进!”

    他推开酒吧玻璃门,做了个请的动作……

    刘子俊踏入后,还没等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股黑暗将其笼罩!

    几分钟后……

    黑暗降临,宁秋和刘子俊再次出现酒吧里。

    不同于刚才满脸傲气模样,此时的刘子俊瘫软在地上,颤抖的指着宁秋:“你到底是人是鬼,怎么可能办到那种事情……我,我的气运,快把我的气运还给我!”

    宁秋挖了挖耳朵:“刘子俊先生,您违反口头承诺,又拒绝实现契约交易,作为惩罚,收取您一年的富裕运道,我想是很合理的价格……计时,从现在开始。”

    刘子俊在交易所见识到各种古怪的玩意儿,都快吓尿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宁秋会是一个这样的“神医”!

    同时也明白,为什么一路上过来时,郑亚斌不肯更具体透露“神医”太多信息。

    感情原来是这样,他父亲能治愈肝癌,准是这穷鬼拿出什么东西去交换了……

    混账!混账!混账呀……

    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说出那样的话……

    刘氏集团,家大业大,不管是嫡系还是旁支,都在拼命的抢食这块大蛋糕!失去一年的富裕运道,刘子俊实在不敢想象,一年以后的自己会沦落到什么地步!对了,给爷爷打电话,他老人家平日里最疼爱的就是我,一定会有办法的……

    想到这里,他腾的站起来,不敢看宁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郑亚斌。

    转身朝着马路对面一辆限量劳斯莱斯走去,这是他最爱的车子,今天开出来也是为了震一震这传说中的“神医……

    砰……

    高空坠物!

    劳斯莱斯的顶部猛凹进去,里面躺着一瓶冰冻的矿泉水!

    刘子俊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他抬起来疯狂寻找,试图找出元凶,但接到两旁的建筑密密麻麻,高层的更是不在少数,任他看了半天,也没法分辨是从哪里扔出来的东西……

    看着无奈开凹顶劳斯莱斯走的刘子俊。

    尧老道竖起大拇指:“老板,您真牛逼,这事儿做的真……额,解气,呵呵呵……”

    郑亚斌也不敢多呆,找了个借口也跑了……

    宁秋心情非常好,因为他在无意间找到一条发财致富的道路。

    在刚刚交易所里,由于李子俊拒绝签下契约,兑现口头承诺,交易所规则降下惩罚,直接按严重程度剥夺他一年的富裕运道。这份运道被分成四六开,六被送进了藏品阁,而剩下的四则直接留给宁秋当做劳力费……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看来自己要多多摸索交易所的规则,以后万一还有新福利也不定。

    有人笑,就有人哭泣。

    刘子俊开车回到家里,他犹如灾星附体一样,触摸任何属于他个人财产的昂贵物品,都会发生不可预料的损坏。例如触碰价值三万多的限量版爱疯手机,屏幕突然闪烁,冒烟,黑屏,但依然还能打电话,就是看不见画面罢了……

    坐在价值十来万的沙发上,沙发从中间断开……

    他整个人都要崩溃,甚至身上带现金不能超过一百元,因为多余的钱币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损毁或者丢失。最后试着托人买了一辆便宜的自行车和一只老人手机,眼泪崩流,这两玩意儿他倒是用的各种顺手,怎么都摔不坏……

    最后来到医院。

    病床上刘国洋,虚弱的转过头:“子俊你来啦,事情办得怎么样?”

    刘子俊发现父亲刘栋也在,他艰难的咽下唾沫,将在酒吧遇见的事情说了一遍。活了大半辈子,刘国洋和刘栋见识不浅,甚至也见过那些高来高去的高人,有能一拳打穿树桩的练武宗师,也有能驱邪捉鬼的术士……

    但这些能人异士,再怎么牛逼也有个度……

    至于像刘子俊口中所说的交易所,能交易拥有的所有东西,无论是寿命、气运、还是天赋其他。

    这也太扯了……

    眼看父亲刘栋巴掌就要盖过来,刘子俊着急了,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特地买的便宜货儿!

    忙喊道:“父亲,您送我个贵点的东西,我证明给您看!”

    刘栋冷哼着把自己手机递过去,刘子俊手指刚碰到,手机就冒烟了!

    刘栋:“……”

    刘国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