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13章 不等价天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逃窜中的古怪青年进入一家夜总会,老道跟进去用山门法宝将其击败,这才发现古怪青年原来早已死去多日,控制行动的不过是附在他身上的一缕恶魂!

    正当老道要收服恶魂的时候,出现两个西装革履的大汉不由分说攻击了他!对方动作异常迅速,老道招架不住,后背挨了两拳吐血,腹部又被其中一人的五指抓了一下……

    身受重伤,无奈之下将山门法宝丢出断后,不顾一切下才闯出夜总会。

    刚说完这些的时候,老道面色又喷出一口黑血在地上,双腿连站都站不稳……

    银杏叶摇晃,夜梦道:“暴食的气息正在逐渐增强,这道士的生存时间大量缩短,应该十五分钟就会死去……”

    时间太过于紧迫。

    老道所说的夜总会,路程也要半小时,根本就不够!宁秋眉头紧锁,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奄奄一息的老道:“为了活下去,你愿意付出一点代价作为交换吗?”

    老道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最清楚,都已经做好咽气的准备,听到宁秋这话,原本眼里的死灰瞬间重新燃起亮光:“谁他娘的想死……只要能活下去……别说什么代价,就算让老道我挥刀自切金针菇……呸……自切如意金箍棒……也愿意!”

    宁秋露出微笑:“那么欢迎你,希望一切如你我所愿!”

    他将老道搀扶到一个阴暗的角落,手掌拍在他肩膀上,黑暗如潮水涌出,将两人瞬间吞噬!

    黑暗的房间,简单的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左边是老道,右边是宁秋,不同以往三次交易场景,这次宁秋身边多了一位守护者夜梦。瞬间从街道出现在这诡异的黑屋子里,老道脸上满是惊恐,就算道术也做不到瞬间转移这种事儿,因为这已经到仙人到妖怪的层次了,他紧张道:“这,这是哪里?”

    宁秋刚想引导交易所规则。

    只见夜梦不知从哪端出一杯热腾腾咖啡放在桌子:“老板,这点小事儿您不用亲自来。”她手指在空中点出一圈涟漪荡开……

    老道浑身一震,脑海中瞬间多出关于交易所的信息和规矩,磕磕巴巴道:“能交易富德,气运,甚至还有寿命……没想到这个地方真的存在!”

    老道看样子,居然早就知晓交易所的存在。

    他自顾自道:“听我驾鹤仙去的师叔在世时曾经说起,有这么一个地方,只要你付得起代价,那么无论是俗世金银珠宝,还是虚无缥缈的寿命、运道、或者七情六欲,都可以轻易得到!

    师叔有个弟子,同时也是他的儿子,我亲眼看着他被邪灵掏去五脏六腑,死的不能再死,结果被师叔抱走后,第二天又活蹦乱跳……我一度以为师叔坏规矩用某种邪术将孩子炼成活死人,后来经过一试再试,孩子确实是真正的活人,只可惜师叔怎么也不肯说出秘密!直到后来快仙去的时候,才一个劲交代我们,若有一天遇到能交易所有东西的地方……千万不要交易!”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有点苦……

    旁边的夜梦夹起一块方糖,轻轻放入杯中……

    宁秋手上出现《顾客书》,一边看一边问道:“是吗……现在的你,愿意付出代价换活命吗?”原来老道的名字叫尧敕机,不是要吃鸡呀……

    这尧老道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我想活命,因为没了贫道,是这个世间的损失!”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不忘耍贫嘴:“真是没想到,小兄弟你会是这交易所的老板,人不可貌相……想活命,要付出什么代价,你说吧……好歹认识……打个一折两折应该没问题吧。”宁秋眼角抽了抽,根据已知最大的优惠才九折,他倒是狮子大开口。

    尧老道紧接着道:“七情六欲都可以交换,不如交换老道这一辈子的爱情吧,这玩意儿可珍贵的很!”

    看着《顾客书》宁秋头也不抬泼了他一盆冷水:“你命犯五弊三缺,爱情与你无缘,你又如何能拿爱情来交换?还有亲情也不要想了,亲人都死光了,自然也没有亲情。友情价值太低,根本无法换取你的性命……”

    虽然早就想到这结果了,但被这样直白泼冷水。

    尧老道的心哇凉哇凉,他目光落在宁秋手上的那本书,心中暗道,莫非自己的生平都被记录在书上!那也太可怕了吧,简直像剥光衣服扔在大街上一样。

    他咽下一口唾沫:“那你说,我还有什么能交换的……”

    夜梦将一个漆黑的天平放在桌面上:“老板,您可以用它衡量交易物价值。”

    宁秋天平旁还有个盘子,里面装满大大小小的筹码,其中最大个的筹码上写着“尧敕机的欲望”。这东西能衡量价值吗,是个好东西……

    他拿起写有尧老道名字筹码放在天平右边,瞬间倾斜,然后他又拿起一个“运道”的筹码放在左边,天平立刻朝着左边倾斜:“不如,就用你的运道交换,怎么样?”

    尧老道不是瞎子,他一下看到天平倾斜的速度,哪里会不知道“运道”筹码价值远大于自己的所求,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行不行,这样我太吃亏了,你让我自己挑选放筹码……”

    夜梦看向宁秋,见他点点头,手指凌空一推,天平带着筹码平移到尧老道面前。

    不愧是活了五六十岁的老滑头,尧老道左挑挑右看看足足思考研究了两个多小时,才让天平和“欲望”两者勉强保持一条水平线上,他缓缓松了口气:“就这些作为交易……”

    宁秋一看,尧老道分别用了拉二胡、唱戏、麻衣掐算等三分特长能力以及一颗肾,还有为他工作二十年作为代价,换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真是老滑头,用这些东西七拼八凑,硬把筹码价值堆上来……

    也就麻衣掐算和一颗肾价值略微高些。

    至于为他工作二十年……怎么还有这筹码!宁秋懊悔不已,早知道刚才应该查一遍筹码,把这筹码扣下来……

    只要客人提供的代价能追上欲望,便不能拒绝交易,这是死规矩。

    宁秋叹了口气,无奈的在契约里写上内容:“一切如你我所愿!”

    将契约推过去!

    尧老道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的两份特长一份能力还有工作二十年的代价,顺着毛笔融入契约中。日后他若反悔,拒绝为宁秋工作。契约就会收回达成的欲望,还会扣走他的灵魂,作为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