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7章 神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交易所最重要的一条规矩,那就是不能做亏本买卖!

    若是商谈双方筹码的过程中,顾客的筹码价值低于他的所求,铜钱图案就会变得像冰一样冷!

    但若能以极低的付出交换到顾客高价筹码,这相差价值越多,次月交易所赠予的交易品品质就会越高……

    宁秋抚着掌中的铜钱图案。

    它没反应,才是最大的反应。

    郑亚斌的痛苦筹码价值,比他父亲九年寿命要高出不少。

    两人回到酒吧,透过玻璃窗,街上的雨逐渐小了许多……

    这种天气,应该没什么人会来酒吧。

    避免跑单,宁秋将记有规则的笔记放入口袋:“行,那就出发吧。”他的心情还算不错,距离那个女人陈芳第一单后,不过一个礼拜,就迎来了第二单,一个月三单的规定似乎也不是很难完成嘛……

    两人走出酒吧,拦了一辆出租汽车。

    便往郑亚斌父亲所在的医院去了。

    医院在市中心。

    是全市,也是全省有名的医院,以医生精湛的医术和良好先进的设备,博得好口碑。

    两个小时的车程。

    到了医院。

    人山人海,病人或病人家属,挤在没一个角落。

    郑亚斌着急父亲的情况,生怕宁秋感到不悦,硬是用瘦弱的身子骨在前面充当开道坦克!为宁秋挤出一条道来……

    住院部,重症部。

    来到一个病房前,郑亚斌推开门进去,宁秋跟在后面,这是间双人病房!靠窗户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面部发黄的吓人,倒是两条小腿涨的发亮……

    病床旁趴着一个老妇人和坐着一男一女,后者年龄都在二十八九左右。

    在郑亚斌进来的时候,老妇人抬起头,有些浑浊的眼里带着泪花,哽咽道:“亚彬,你爸怕是要不行了……”她不停的用衣袖抹着眼角,哀痛溢于言表:“医生说了,你爸随时都可能撒手走了,可能今天,也可能明天。”

    郑亚斌一惊:“不是说,还有一个多月吗!”

    来不及悲痛,想到身后跟着的宁秋。

    他急忙抓住老妇人的手:“妈,你别难过,我找来一个……一个神医,只要他出手的话,爸绝对能挺过来!”老妇人有些发愣,看向郑亚斌身后的宁秋,眼神瞬间黯淡下去,太年轻了。

    她知道自己儿子东奔西走,拼了命想给丈夫治病。

    但这是绝症……

    而且,这人实在……唉,恐怕儿子是遇见骗子了。

    不等老妇人说话,坐在旁边的一男一女站了起来,男的指着宁秋的鼻子:“老三,我知道你为了爸好,但也别饥不择食,什么人都往医院里面带,两个月里,你已经受过三次当了!”

    女的也叹口气:“二姐不是说你,前面三次带来的还好说,至少有点形象。但这次,你自己看他哪里像个医生?”

    额……

    这经典的电视剧撕逼场景开幕……

    宁秋手指用力揉捏着眼眶,做着眼保健操道:“不管你们怀疑与否,都不要耽误我的时间。请郑亚斌先生留下,其他人出去……家传医术,不便他人观看。”

    男的是这个家的老大,他挽起袖子气势冲冲:“臭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举起拳头便砸了过去!

    面对不断放大的拳头,宁秋拇指扣在铜钱图案上,默念一声:“契约保护!”

    砰!

    郑老大眼里满是惊愕!

    拳头明明距离宁秋鼻尖不过一厘米,却像打在一面看不见的铜墙铁壁上!

    缩回双手,只见手指关节上,红通通一片,甚至有点点血渍渗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魔术?邪术?

    他的脑子有些混乱……

    契约签下后,在施行交易的过程里,宁秋离开交易所,也会受到契约保护。不过只能保护自身一人,且无法借这股力量主动攻击别人。

    铜钱图案所扮演的角色。

    相当于交易所和他之间传输力量的媒介。

    见识到效果后,宁秋心里为交易所疯狂打call,喊着666!

    但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逼气如风,缠绕全身,淡淡:“你父亲要死了,你希望我治疗一个死人,还是一个活人?”

    郑老大语塞,手上还火辣辣的疼,就算怀疑,他也不敢说出口。

    老妇人感受到宁秋所散发出来的不一样气质,她心里有一点动摇:“让他试试吧,总比坐着看你爸死要好……”郑老大赶紧顺着台阶下,如今还有更坏的结果吗?他见到二妹想说什么,急忙抓住她的胳膊:“按妈说的做吧。”

    郑二妹有些诧异,为何大哥这脸色跟变脸一样,说变就变,上一秒还撸袖子想打人,下一秒变得这么心平气和了……

    她狠狠看了宁秋一眼:“我爸如果治疗后,情况更严重,你就等着吧,我是一名律师!”随后和郑老大搀扶着老妇人走出病房。

    郑亚斌有些尴尬,他低着头:“我大哥二姐就是这种脾气,人还是好的,请您不要怪罪他们。”宁秋能交易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泛泛之辈,至少是他这个层次的人万万惹不起的……

    “把房门关上,还有帘子拉起来吧。”

    宁秋不咸不淡道。

    另外一张病床上也躺着个老头,似乎也病的不清,他也想见识见识这位年轻“神医”的治疗手段,此时见床与床之间的隔离帘降下来,顿时气的胡须乱抖,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

    确认没有人观看。

    宁秋拿出那张契约,手指点在交易物“治愈”上,默念:“进行交易兑现。”手指离开字眼的时候,一团淡绿色的光也随之渗了出来!病床上的郑父已经神志不清,张着嘴巴不停的喘着粗气,唇上干裂,因为化疗的原因,头上的头发几乎掉光了。

    食指托着绿光,轻轻按进郑父的眉心!

    绿光渗入皮肤,迅速散开涌遍全身,只听郑父粗重的喘息声逐渐变得平稳下来,痛苦的神情似乎也舒缓了不少……

    契约纸上,显出出一排字:交易完成,请收取交易品!

    宁秋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郑亚斌:“治疗已经完成,我现在要收取交易物了!”

    郑亚斌一愣,这就完成了?

    全程还没不到半分钟!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见宁秋朝着自己凌空一抓,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强行剥离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