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5章 符咒和蛊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道士说完,嘬了一下瓶口,然后把酒水往腰间的葫芦里灌……

    宁秋淡淡:“酒送你,出门右拐,不送。”

    老道士灌完酒水,嘿嘿笑了一声:“小兄弟,来者是客,哪有进门就赶人的道理,好像老道我喜欢占人便宜似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堆钱往桌子上一放,一块的,五毛的,甚至还有一毛硬币到处乱滚,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五十。

    宁秋眼角微微抽搐。

    礼貌道:“原来如此,是我误会了。这酒原价五百三,倒过一杯,折二百,收您三百三,是刷卡还是付现,老先生?”他现在只想赶紧将其打发,然后去交易所拿两本书学学……

    老道士也跟着嘴角一抽。

    老脸发红,尬笑两声,抓起桌上的钱币往口袋塞:“小兄弟真没幽默感,送出的东西代表情谊,这要沾了铜臭,情谊可就没了!老道我最喜欢和人结善缘了,呵呵……呵呵,咳,咳咳。”见到宁秋脸有点黑,老道士忽然严肃起来,仿佛一个得道高人,压着声音:“你看见的那个青年,很特殊吧!”

    宁秋有些吃惊,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什么青年?”

    老道士嘿嘿坏笑:“小兄弟还装呢,那贫道就开门见山了!刚街上车祸撞死两个高中女生,本来后面一个不用死,最后也死了,我想你也猜到是你身旁那个青年做的吧!贫道告诉你,那青年是个走了歪门邪道的术士,杀死女高中生的手段,正是将其魂魄吃了!”

    吃魂魄?

    这玩儿能吃吗?

    回想青年最后用力一吸鼻子,女高中生立刻死去以及临死的反应,还真特么有可能!

    见到宁秋脸色变幻不定,老道士暗道自己果然猜对了,他将酒瓶丢进垃圾桶里:“对活人进行噬魂,青年身上就会溢出些许阴气,普通人或许很难发觉,但对于真正有本事的术士比如我,以及体质特殊的人来说无异放大了数十倍……”

    宁秋大概能猜到接下来的话。

    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重点呢?”

    老道士突然挺直腰板,身上仿佛散发出无数浩然正气,闪瞎宁秋的双眼!

    他义愤填膺道:“除魔卫道,是每个有志之士都该做的事情,小兄弟你应该是个术士同行!我请你一起斩妖除魔,还天地一片朗朗乾坤!报酬三七分,你三,我七!”

    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话!

    宁秋可能真信他的话!

    很干脆的站起来:“你走眼了,我们不是同行,请吧,不然报警。”

    强硬的逐客令,老道士再硬的脸皮也扛不住,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片放在桌子上:“上面是我联系方式,小兄弟你要想通了,就给我打这个电话!”他指了指腰间挂着的一个四卡四待三防手机……

    见老道士真转身离去,宁秋拿起纸片,上面有一排电话号码和一个全由拼音字母组成的名字。

    他表情有些古怪:“要吃鸡?”

    走到门口的老道士绊了一跤,一头撞在地上,差点直接羽化成仙。他狼狈的爬起来:“是尧敕机,尧舜禹的尧,敕令的敕,鸡……呸,机灵的机!”一抹嘴角的血迹,逃也似的跑了!

    宁秋将纸片丢进垃圾桶。

    他并不是很期望与老道再一次的见面。

    他默念:“进入交易所!”黑暗从掌心翻涌而出,笼罩住整个人,再次出现便是交易所里……

    殊不知,老道走了以后,那个车祸现场的青年出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他眼眸里闪着邪异的红光,看了一眼休闲酒吧,又看了一眼老道离去的方向,仿佛思考什么,最后朝着老道离去的方向快速走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

    宁秋除了将休闲酒吧每天早上开个门外,其他时间基本扎在交易所里。疯狂阅读各类书籍还有前任老板留下的那些笔记。因为怪异青年的事情,还有老道士的出现。他的人生三观被刷新后,再次面对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可谓求生欲十分强!

    在图书室里,他优先选择《道教符咒》和《初蛊》作为入门级的防身底牌。

    前者是一本纯讲解和制作符纸的道教书籍,就算没有书中描述的法力,但也可以用人体蕴含的精气神催动符纸,这也是宁秋选择它的主要原因!为了预防万一,他也选择了后者苗疆蛊术入门册《初蛊》,他并不是个保守的人,平时也玩游戏,深深知道魔法伤害和物理伤害的重要性……

    道教符咒能对付牛鬼蛇神等怪异物,而苗疆蛊术则能对付活人!除此之外,宁秋还将道教和苗疆的历史文化都了解一遍,方便自己研究书籍时误入歧途……

    再看看熟读几遍内容后,接下来便是实践!

    他前往附近的花鸟市场,分别购买了大量蜈蚣、毒蛇、蟾蜍、壁虎和蝎子,这些在蛊术里被称之为五毒,宁秋不知道花鸟市场买的五毒正不正宗,反正试验一下准没错……

    接着又到药店购买朱砂,再文具店购买黄纸和毛笔及墨水。最后再买上香烛香炉金纸等一系列东西,这才回到了酒吧。

    酒吧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建筑。

    宁秋不打算将二楼对外开放。

    他准备了五个陶瓷罐,往里面放了蜈蚣、蟾蜍、壁虎、蝎子和毒蛇各十只。

    用油纸将罐子口封上,用针戳几个小孔透气,放在阴冷干燥的角落存放好。

    等待七天后,应该有成果……

    接着,他在二楼清出一个位置,沐浴更衣后摆上八仙桌,铺上黄布。

    又在黄布上放上香烛,香炉,朱砂粉,毛笔,墨水,黄纸,砚台。手里捧着书籍,跟做广播体操一样,僵硬的踩着七星八卦步,食中二指一并为剑指,分别对墨水、毛笔、黄纸念了敕水咒、敕纸咒、敕笔咒……

    画什么符咒好呢,翻动着书籍,就在这时窗外下起了雨!

    他沉吟了一下。

    有了!

    念着起笔咒,下笔咒,画符咒!他照着书籍里的符咒样式,依瓢画葫芦,不一会儿就画了十来张符咒,乍一看还挺像回事儿……

    捏起一张符纸,试试效果先!

    宁秋望着窗外的雨,低声诵念道:“皇天急救不停留,水部奉行龙神惊,收云散雾四天清,狂风吹散阴不凝,太阳生辉日气明,随符止雨开霁晴,火轮风轮急摄,如律令!”

    打开窗户,极位潇洒的一抖,符纸从指缝中迅速飞出去,没入雨帘之中,啪一声粘在街道水泥地面上,来往的车辆,瞬间将其碾的稀巴烂……

    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