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恶魔交易所 > 第4章 车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签名的时候,一股微弱的红光从陈芳心口冒出,顺着毛笔融入契约……

    宁秋拿回契约。

    只见陈芳名字下多两个淡红字眼,爱情。

    确认无误,他抬起头来道:“你的爱情,有一月赎回期,不过赎金需涨百分五十,你逾期的话这份爱情就归交易所所有。”

    彼此确认,宁秋摊开掌心默念,回归!

    交易室化作无边黑暗,如同粘稠的液体,远远不断吸入掌心中的铜钱图腾!等到恢复光亮时,两人坐回休闲酒吧的椅子上……如同从未离开过一样。

    陈芳面前桌子上放着一个结实的黑色袋子。

    里面装的正是三十万人民币,她看起来比来时更疲惫,有些摇晃的站起来,点头道谢一声,便提起袋子急匆匆走。望着陈芳落寞的背影,再看着刚刚签下的契约,宁秋长长叹了口气……

    想要脱离交易所,除非自己的交易量能达到交易所认可,铜钱图腾能从掌心脱落时,才可以自由决定去留。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做这类人的交易,心理还是有不小的负担……

    接下来该好好主动出击。

    选择合适的顾客来源……

    至少不能每一笔交易都让自己心里这么不舒服。

    这时!

    忽然门外汽车急刹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街道上人们惊恐的呼喊声连成一片,都在叫嚷撞死人了。

    宁秋心里一沉!

    陈芳刚出去,该不会是她吧!

    他将契约折叠贴身放好,立刻起身推开玻璃门出去!

    只见不远处有一辆卡车撞在墙壁上,车头严重变形,黑烟滚滚,车轮底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出人命了,这是严重的交通事故……

    推开人群挤到前面去,宁秋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幸好今天只喝了一杯酒并没有吃什么东西。

    车头像纸糊的一样脆弱,司机满身是血的趴在方向盘上,看似还有点气息。

    但车轮底下的两个人就凶多吉少了,是两个穿着校服的女高中生,她们身体扭曲躺在车底!其中一个高中生的脑袋被厚重的车轮像西瓜一样碾碎,血液混合着脑浆爆了一地……

    怕是父母来了也难认。

    另外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左手臂从关节处被碾断,血液浸染着地面!

    十个惨字也形容不过来。

    宁秋忽然发现,这断臂女高中生的眼睫毛动了一下!

    周围不乏眼尖的围观群众,立刻有人叫嚷起来,要把女高中生救出来……

    宁秋心头一跳,急忙喊道:“不要乱动!”

    遭遇车祸的伤者大多轻则头破血流,骨头碎裂,重的就是这种断手断脚没有当场死去的。

    像后者这种情况,随意搬动,会让折断的骨头刺伤其他内脏或者肌肉组织,引起更重的二次受伤,很多车祸伤员就是遇上没有常识的热心群众帮忙,二次受伤过重,等不及救护车就死去……

    群众没有理会他,依然在热心“拯救”行动中,断臂高中生被缓缓拉扯出来,满脸痛苦的神色不言而喻,后背冒出更多的血水……

    宁秋一股凉气顺着背脊骨上窜,头皮发麻!

    转头一看!

    身旁有个穿黑色衬衣的青年,同样是在救人,别人脸上是急切,而他嘴角微扬,脸上则挂着一丝邪异戾气,他的鼻子正用力的嗅着……

    仿佛一条闻到血腥的恶狼!

    青年眼中闪烁过一丝邪异,他不着痕迹的一笑,用力吸一口气!

    被众人从卡车下拖出来的女高中生,忽然瞪大眼睛,完好的那只手朝着空中抓了几下,血液从喉咙里涌出来后,就没了生机……

    宁秋看的心头一跳!

    急忙将目光从青年身上移开,装作什么都没注意到。

    内心波涛汹涌,接触过交易所后,他才知道这世界上还存在着很多难以想象的力量。

    若将刚才的情况放在平时,他绝不会将女高中生的死与身旁这个青年联系起来,最多会将死因归功于造成二次伤害的围观群众身上……

    但这个青年,实在太诡异了。

    仿佛一台高频率的立式空调,从女高中生咽气时,他身上便不断散发出寒气,周围人有没有感觉他不知道,反正宁秋头皮发麻,胳膊上都是鸡皮疙瘩……

    众人发现女高中生没气息后,哀叹几声纷纷离去,也怕被扯上责任。诡异青年也随着人群离开,在街道上拐了个弯便没了踪影。宁秋心脏在胸膛乱撞,这才发现,明明刚才被冷的不行,但后背衣服却被汗水浸透……

    回到酒吧,他给自己倒了杯酒。

    端酒的手微微发抖,虽然接手了看似牛逼冲天的交易所,但实际上他依然是个普通人,死而复生的普通人……

    女高中生真如猜测般是被青年用某种未知手段杀害!

    他也不会选择站出来!

    他不是网剧里的故事主角,路见不平一声吼,然后反派智商降为零,任人随便搓圆捏扁!

    搞不好这场车祸就是怪异青年设计出来的……

    他不会拿自己新的性命,去挑战一个未知存在。

    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没彻底醒透的酒,口感不够香醇,柔顺!

    并非胆小懦弱,他只是不想冒风险做无成功率的事情罢了……

    交易所图书室包罗各种书籍,其中关于异术的就有很多,宁秋抓住红酒瓶颈看了眼吧台边的垃圾桶,还有大半的红色液体在瓶中摇晃。

    除了尽快完成还剩下两单基础交易,他必须通过这些书籍提升一下自己的自保能力,手里没牌,心里可没底的很。

    轻轻一晃,红酒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向垃圾桶!

    他就像一个投出三分球的业余爱好者,等待球入网。

    忽然斜里伸出一只手,抓住瓶身,红色的酒水再次摇晃,仿佛嘲笑宁秋被人盖了帽子……

    宁秋微微皱了皱眉头。

    抓住酒瓶的是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似乎还是个道士,头上绑着发髻,身上灰色的道袍破破烂烂,仿佛从难民营里逃出来的一样……

    他将木塞子拔出来,深深闻了一下!

    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这么好的酒,起码要五十元以上吧,贫道我平日只能喝两块五的啤酒,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呀!幸好我与这酒有缘,及时抢救了它,真是无量个天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