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亡灵师血玲珑_王牌神医 - 95992222九五至尊
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王牌神医 > 第977章 亡灵师血玲珑
    这等洪荒之力,可谓惊天动地泣鬼神。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之前在水底下见识到母水树发飙,那当真要以为这是天灾洪水爆发了!

    这等天地奇力,岂是人力可以阻挡?

    苗雨修为最低,伤势最重。之前若不是因为月子歌的水火重枪抵抗,只怕苗雨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月子歌水火重墙,别说苗雨了。就连度寒和杨风只怕也差不多归天了。

    月子歌在半个月前就展露出72个命轮的修为,如今比半个月前更加强悍。如此威力,何等可怕?饶是如此,凝结的十道重墙仍旧被击碎了,可想而知这母水树爆发出来的威力是怎样的强悍。

    苗雨胆战心惊:“怎么办啊?这母水树怎么强悍到这等惊天动地的地步了?月师姐,我们怎么办啊?”

    苗雨很着急。

    月子歌也是心急如焚,眉头紧皱,面色苍白:“这母水树的强悍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本以为即便遇到母水树也不过千年的岁月,如此我尚且还可以压制。谁知道这母水树的岁月达到了数万年之久,甚至更久远……它的威力,我已经无法抗衡了!”

    度寒此刻双目充血:“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之前我们在风引树出现之地和亡灵师决战抢夺的母水树,不过是这母水树身上的一片树叶或者枝干。这才是真正的母水树!”

    度寒心潮澎湃,无法平静。

    杨风心如死灰,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很无奈啊……

    “嗡嗡嗡嗡~”

    洪水之力还在冲袭而来。

    月子歌在不迟疑,右手分开,结印,喃喃道:“水流爆!”

    只见月子歌随手抓起两道巨大的水柱,冲向那滔滔洪水,然后两道水柱居然虚空爆炸,产生强大爆炸力,抵抗着洪水的冲击。

    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连爆发了上千次!

    这才让洪水稍微缓解,剩下的余威轰击在众人身上,砸飞落在岸边的地面上。

    饶是如此,洪水仍旧冲击而来,方圆千米之地的树木全部被拔起,一小片树林直接消失不见了。众人被卷入水中,一次次的挣扎着冲出水面,又一次次的被拖入水中……

    如此反复多次,几乎把众人的力量都耗尽了。最后月子歌使用了土之力,在水中生出无数的土流,土墙,这才勉强把大家拖上岸。

    洪水这才消散!

    众人躺在岸边的草地上,奄奄一息。

    苗雨伤的最重,面色苍白,衣服破烂,气息微弱,杨风连忙勉力输入生机之力,这才让苗雨的伤势有所好转。饶是如此,苗雨的身体仍旧微微的颤抖着,寒冷如冰。

    杨风看的心酸,将她的身躯紧紧的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温暖苗雨,不断鼓励道:“苗雨,会没事的。我在,会没事的!”

    苗雨依偎在杨风的怀里,嘴角闪烁着一抹凄惨的笑容,过了很久都没有开口。她已经没有力气开口了,把脑袋靠着杨风的胸膛,轻声道:“杨风,谢谢你!”

    说完,苗雨直接晕厥过去。

    她伤得太重了。

    度寒伤势稍微轻不少,三十九轮命丹,自然比苗雨强大太多了。

    月子歌此刻无暇顾及杨风三人,直接盘膝而坐,运转心法疗伤。论伤势,她最重。毕竟她直接承受了母水树攻击的绝大部分威力。还死命带着大家逃离洪水的攻击来到岸边。每一步都是她和母水树的正面交锋,常人岂能想象她的压力?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大家的伤势才稍微好转。

    杨风停止云转神象诀,停止给苗雨输入生机术。此刻发现苗雨的伤势好转了很多,靠在自己怀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让杨风有些不好意思了。

    见得杨风醒来,苗雨也脸色绯红,连忙转开目光。

    杨风微微欢喜道:“你没事了?”

    苗雨脸色更红了,微微点头:“恩,我好多了。谢谢你!”

    杨风淡笑道:“不用谢,你是我杨风的人啊,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再说了,要谢的话也要谢谢月子歌。这一次如果不是有月子歌,只怕我们几个人都要遭殃了!”

    苗雨转头看着月子歌,发现月子歌已经停止了盘坐,身体恢复的很不错,正要开口道谢。只听月子歌道:“你们不必感谢我。毕竟曾经杨风也是我的人。我照顾你们是应该的。”

    苗雨和杨风都是一阵汗颜。

    曾经杨风决意加入月虹社,的确可以说是月子歌的人了。只不过后来风云变化……世事难料。

    度寒看着他们三人这般模样,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咯咯咯,你们昆仑圣境的人还真是有意思。我看的……怎么感觉画风不太对啊。”

    苗雨抿嘴含笑,并不说话。

    月子歌道:“这母水树经历的岁月太久远了,力量太强。我们无法压制。如果贸然前往只怕是个祸患。暂时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不过这母水树所在的藏匿地点,大家还是保密吧!”

    说到这里,月子歌转过头来,冷淡的看着度寒:“度寒,我们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应该会为我们保密吧?”

    度寒顿时意识到危机来临,这个月子歌特别强悍。如果自己不保守秘密的话,只怕后果难料。当下举起手:“我知道,我是被霍西他们抛弃的人。我还被霍西利用了,做了替死鬼。我对霍西已经恨之入骨。我怎么可能会泄密呢?”

    月子歌点点头:“但愿如此。如果让我发现你泄密的话,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度寒信誓旦旦的道:“月子歌你放心,我一定保守秘密!只是之前霍西和亡灵师发现母水树树枝的地方距离深潭只有两百里,我担心他们也能够找到深潭!”

    月子歌道:“那是他们的事情!”

    度寒道:“明白!”

    月子歌这才松了口气:“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找到亡灵师和霍西。如果能够除掉他们,这母水树的藏匿地点,才能够安全!”

    度寒道:“我知道霍西下一个地方会去哪里!”

    月子歌好奇的看着度寒,似乎很吃惊。度寒冷冷道:“当你品尝过你被人当成替死鬼,并且被人出卖抛弃的感觉。你就会理解我此刻的做法了!”

    月子歌道:“好,请你带路!”

    ……

    异兽森林。

    无数的狩猎队,修者,在森林之中窜来窜去。

    甚至还有无数的修者从四面八方朝异兽森林汇聚。

    “你们听说了吗,异兽森林出现了母水树!母水树那是天下八大奇树之一啊!我要是有机缘得到这母水树,那真是光宗耀祖了!”

    “听说母水树出现在华江的水域上了,我们只要顺着华江水域一路寻找,肯定可以找到母水树!这母水树注定了是我的!”

    “哇咔咔,老子很快就要得到母水树了!想想就令人激动啊!”

    “……”

    无数的修者,浩浩荡荡的赶往华江水域。

    而这个时候,霍西却在人群偏僻的地方,远远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嘴角闪过一抹阴冷的笑容:“哼哼,母水树岂是这么好寻找的。你们就给我去做探路者吧。等你们摸清楚母水树的所在地,我再出手也不迟!”

    霍西此刻的心情很好,他并不担心他们抢先找到母水树:“之前我们遇到母水树的一片树叶就如此强悍了,就凭你们……就算找到了母水树也是去送死的份儿。这母水树,终究是我霍西的!”

    ……

    很快,母水树的消息在整个异兽森林快速传开,引起无数的热潮!

    修者们都陷入了疯狂,纷纷沿着华江水域开始寻找母水树!

    这一下可不得了。

    消息很快引起了周围大门派天才高手的注意,阴阳道宗和天师府的人也都纷纷知道消息了。

    此次阴阳道宗带队的两个人是一个女人,和一个仆人。

    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碧绿色的紧身长裙,整个人显得很修长高挑,无袖一字肩的裙子更是露出大片的肌肤,晶莹剔透,碧玉一般。一双修长的手臂更是匀称美丽。

    不过就这样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半透明的白丝口罩。仿佛有意遮挡自己的容颜。

    饶是如此,也没有人怀疑这面纱之下肯定是个绝世容颜。

    旁边的仆人是个男子,全身都裹在黑袍之中,谁都看不道他的容颜和肌肤。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他开口说话的时候,隐约可以看到一双死鱼般的眼神:“玉祭司大人。他们都是去寻找母水树的。据说母水树已经出现在华江水域上了。“

    绿衣少女神色微动,目光微微放出异彩:“我知道了。”

    黑袍仆人道:“我们是不是也跟着去看看?”

    玉祭司道:“消息是谁放出来的?”

    黑袍道:“圣剑宫的剑客霍西!他之前在华江水域边上遇到亡灵师了,结果霍北死了。度寒被昆仑圣境的人所救。霍西跑了!”

    玉祭司道:“你去现场看过吗?”

    黑袍道:“恩,我查看过。的确有亡灵术的痕迹。我也感觉到有母水树的气息。这个消息应该不假。”

    玉祭司神色淡然的看着前方的树林,声音空灵而淡然:“你确定?”

    黑袍道:“我从小出生在廷尉府,在廷尉府长大。精通分光轮的玄妙,我确定。”

    玉祭司道:“既然如此,你跟过去看看吧。有进展随时告诉我。另外,你要小心这一次天师府的人。据说这一次他们派出的人是命榜前五的张五阳!遇到此人不可抵抗!”

    黑跑道:“天师府还真舍得啊,居然派遣张五阳前来!命榜前五啊,那岂不是和储君王相当了?”

    玉祭司道:“储君王的排名暂时是命榜第四。这一次也来了!还有命榜第六的东门吹雨!”

    黑袍不断叹息:“渍渍渍,这一次来的阵容还真是大啊!玉祭司的排名已经好几年没有更新了,是命榜第七。不过以玉祭司现在的修为,肯定不止命丹第七了!”

    玉祭司似乎没有太多的心思在这些问题上争论:“命榜是集合了诸夏江湖所有为人知道的命丹高手实力排名。很权威的,这一次我来也是想刷新一下命榜的排名。为我冲击虚境做好准备!你去吧,等你的好消息!”

    “是,玉祭司!”黑袍很快就隐身进入旁边的黑暗之中,和黑暗融为一体。

    仿佛黑袍本身就意味着黑暗,黑暗就意味着黑袍……

    ……

    绕是无数的江湖人士在寻找母水树,但是能够找到深潭位置的,却很少。

    此时此刻,一个穿着血红色真丝连衣裙,上面还绣着一个黑色骷髅头花纹的女子站在深潭边缘的大树树顶上。远远的凝望着深潭方向。

    其实之前杨风等人来这里的时候,这个红衣女子就已经站在那儿眺望了,只不过她隐藏的很好,没有被发现罢了。

    在红衣女子旁边,还有个身高不到一米的侏儒男子,侏儒男子全身的皮肤发红,非常粗糙,像蛇的鳞片一样十分吓人。

    他的嘴巴尖很长,看上去就像是一头野兽。怎么看这个人都像是人和野兽的种。

    非常吓人。

    他站在一片巨大的树叶后方,凭借树叶的遮挡就掩饰了自己的身形。此刻,侏儒人开口道:“血玲珑大师,这几个人身份很不简单啊,居然破掉了你的血瞳幻身术!“

    血玲珑微微道:“这只是最低级的血瞳幻身术罢了,铁螳螂真是给本宫丢人现眼。本宫如此器重它,给它复苏的机会,没想到这铁螳螂没两下就挂掉了。实在是辜负了本宫的期望!”

    侏儒人道:“我们现在直接冲下去俘虏了这母水树吗?”

    血玲珑眉头紧皱:“这母水树的传承岁月太强了,贸然下去,我也是有风险的!再者,你没看现在消息不知道被哪个傻比散布出去了。很多人都在沿江寻找母水树。阴阳道宗和圣剑宫以及天师府的人也会赶过来,到时候场面就更加容易失控了。”

    侏儒人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血玲珑道:“先看看他们几斤几两再说!”

    侏儒人也道:“说的也是,这样最为稳妥。据说这一次夏武盟调派了很多五星监察使进入华江流域,还惊动了夏武盟的张首辅。连国子监的李元龙都出动了。这一切天罗地网,都是冲着大人来的。在这个关口上,我们是要小心一点,否则稍有不慎,我们都可能陷入永久的麻烦之中!”

    血玲珑点点头:“恩!”

    话落瞬间,血玲珑的嘴角便浮现出一丝笑容:“说他们来了,他们就已经来了!”

    血玲珑举目望去,只见前方的山林里,无数人马快速靠近,为首的正是三队人马。

    天师府张五阳,阴阳道宗玉祭司,圣剑宫的霍西。

    三队人马走在最前面,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人……快速的朝这边靠近……

    作者朽木可雕说:第五更。接近三万字了。求鲜花!最近出现了好几个BUG,华少死了,萧步云死了,结果在后文又出现了名字。另外还有苗雨没有进入深潭水下,结果水下又出现了。这都是朽木的过错,感谢大家提醒,已经在第一时间修改。但是朽木仍旧感到深深的抱歉,最近可能精神比较恍惚。接下来朽木会注意的,对不住诸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