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十一章 杖责可扬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方世界当中,能够达到先天之境的存在绝对是凤毛麟角,哪怕是江湖之上,达到先天之境者也就那么几位而已,可是思来想去,楚毅也想不出,这道人是何身份。

    不管这道人是何等身份,哪怕只是其先天强者的身份都足以赢得楚毅的尊敬。

    道人注意到楚毅的目光,冲着楚毅微微颔首,然后一记道家之礼道:“贫道龙虎山正一道邵元节见过楚督主!”

    楚毅闻言眼眸之中微微一亮,瞬间自脑海之中浮现出这位的一些记载。

    说来邵元节在正德一朝并不出名,然而这位道人却是在嘉靖一朝名动天下。

    谁不知嘉靖帝崇道到了极致,譬如赫赫有名的严嵩、徐阶便是以青词获得嘉靖帝的青睐与欢心,位列内阁,官至首辅,由此甚至被称之为青词宰相。

    青词又被称之为绿章,因为在青藤纸上以朱红字书写而得名,本是道教举行斋蘸仪式时献给天界神明的章表奏文,文风极其华丽。

    嘉靖帝不止喜好青词,甚至在位期间,十几个内阁首辅,至少大半都是以青词而博得嘉靖帝欢心自此平步青云。

    可想而知,如此之崇道的帝王身边自然少不了得道之高人,其中邵元节恰恰便是其中之一,可以说终其一生都为嘉靖帝信重。

    天下道教分为两派,正一道正是其一,邵元节做为正一道之高人,以道家之底蕴,这位能够达至先天之境倒是不稀奇。

    深吸一口气,楚毅冲着邵元节一礼道:“原来是龙虎山正一道邵仙长,楚毅也曾闻得仙长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愧为有道真修!”

    对于邵元节,楚毅倒是观感不差,这位道人品德无损,身为嘉靖最为宠信的道人,为人处事却是谨慎小心,安守本份,从不插言朝廷大事,荣宠数十年却没有留下什么恶名,却也罕见。

    魏国公哈哈大笑道:“邵道长乃是得道高人,楚督主可以多亲近一二!”

    楚毅冲着徐?Y微微拱手道:“老国公所言甚是。”

    这会儿一名曾经拜访过魏国公徐?Y的文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向着徐?Y道:“国公大人,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其他被吓得魂儿离体的一众文人士子这会儿总算是缓了过来,眼看有魏国公还有赫赫有名的道门高人在场,胆气不禁为之一壮,齐齐向着徐?Y道:“国公大人,黄侍郎疯了,徐觉被楚毅所杀,您老人家一定要为他们讨一个公道啊!”

    在一众文人士子印象里,这位老国公就是一个老好人,平日里对他们也颇为礼遇,不时会有名满江南之大名士被邀请进入魏国公府邸做客。

    魏国公目光扫过地上徐觉尸身,再看看不远处被点住了穴位嘴里更是被塞了脏兮兮布片的黄侍郎,眉头禁不住一皱。

    眼看魏国公神色变化,一众文人士子自然认为魏国公这是偏向他们,正等着魏国公为他们做主惩治楚毅的时候,只见魏国公神色一肃,满是威严的盯着一众人道:“此乃何地?”

    被徐?Y威势震慑,曾有幸拜见过徐?Y的那位名士微微一颤道:“守备中官府!”

    顿时徐?Y怒喝道:“尔等也知道这里是守备中官府,此乃官府衙门之所在,尔等竟然围攻冲击官府衙门,甚至对范亨大人不利,你们眼中可还有王法,可还有大明天子之威严!”

    噗通,那位名士被镇住了,甚至在徐?Y的呵斥之下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显得无比之狼狈。

    就算是那些文人士子这会儿也一个个的露出慌乱之色,他们自然知道这里是守备中官府,乃是官府之重地,更清楚这等地方非是谁都可以擅闯的,但是他们是什么人啊。

    他们乃是大明所供养的文人啊,享受着种种之特权,不纳赋税,甚至见官不拜,只要他们愿意,堵官府大门那还不是家常便饭,谁让他们不痛快,呼朋唤友之下,随时都可以去堵官府大门。

    一代代天子优渥待遇之下,这天下与其说是天家之天下倒不如说是他们文人之天下。

    做为天子,老老实实的呆在宫中便是,这天下自有我等为天子牧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一思想便成为主流,为诸多文人士子所推崇。

    然而徐?Y一通呵斥让他们明白过来,他们真的被平日里情形给蒙蔽了心神,若是果真遇到像楚毅这样的杀星,单单是他们冲击官府这一条,就算是今日重演嵩阳血案之事,只怕他们也只能白白去死。

    想明白这些,一众人一个个再看楚毅就像是看着什么可怕的恶魔一般,先前还心有所持,可是这会儿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徐?Y将这些人神色看在眼中,心中轻叹,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愿意来理会这些人,然而尚书冯吉不在南京城,这南京城之中自然以他为尊,若是果真任由楚毅大开杀戒的话,到时候他至少会落下一个督查不严之罪,一方面恶了天子以及朝中大臣,另外一方面更会得罪这些文人士子背后的势力。

    所以说徐?Y此行不得不来,甚至必须在楚毅手中保下这些人。

    轻咳一声,徐?Y喝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范大人赔罪!”

    一众文人士子看了看冷着一张脸的徐?Y,再看看一旁似笑非笑看着他们的楚毅,心中一寒,扭扭捏捏,满是不情不愿,却是不得不向着范亨拜倒赔礼。

    范亨看着这些先前嚣张无比,叫嚣着要打杀他的一众文人士子拜倒在自己面前,心中那叫一个舒爽啊。

    不过范亨却是没有忘记楚毅,没有理会那些文人士子,而是向着楚毅道:“不知督主意下如何?”

    范亨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在楚毅面前更是给足了楚毅面子。

    楚毅微微沉吟,向着徐?Y、邵元节几人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那些文人士子身上,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冷道:“尔等冲撞官府衙门,按照我大明律,此乃死罪!”

    噗通,听了楚毅冷飕飕的言语,当即就有几个心理素质极差的文人士子吓得昏了过去。

    王阳明、杨慎乃至徐鹏举不屑的看了那几人一眼,只听得楚毅话音一转道:“不过有老国公为尔等求情,范亨大人心善仁厚,楚某也不愿意做那恶人,然而律法森严,今日若是不惩戒尔等一番,只怕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楚毅的话只令这些人一颗心那叫一个起起伏伏,心理素质差点的已经瘫坐在地了。

    扫了众人一眼,就听楚毅道:“拖出去,每人杖二十,以儆效尤!”

    不少人顿时为之释然,长出一口气,甚至有人眼中隐隐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楚毅目光何等犀利,对于这些人的神色自然是看在眼中,他当然明白这些人为何受了杖责却暗自兴奋。

    虽然说大明一朝,不少文人以冲撞天子获得杖责而扬名,但是达至巅峰却是自嘉靖一朝而始,不过眼下却已经出现了这种眉目。

    向着曹少钦看了一眼,曹少钦顿时心领神会,将那几名隐隐露出兴奋之色的文人士子记下。

    他楚毅可不是大明天子,竟然有人想要通过他来扬名,呵呵,首先你得能活下来再说吧!至于其他人,真以为楚毅那么好说话?二十杖下去难道打不残他们吗?

    【今天的票票萎靡啊,哇的一声哭了,跳蚤的票票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8 Date: Mon, 24 Sep 2018 19:52:53 GMT X-Via: 1.1 localhost.localdomain (random:370773 Fikker/Webcache/3.7.6)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8-09-24 19:52:53

Fikker/Webcache/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