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725 还是想确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千麒……”钟欣垂眸看着桌面上飘落的花瓣,“我听其他人说,你和苏小姐还没有结婚呢。”

    “那只是个形式而已,没什么区别。”陆千麒淡淡的回答,“南城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我会找时间派人送你回去。”

    钟欣脸色变了变,渐渐的那红晕褪去,化作一抹妍白,衬得更加的凄凉无助,眼底渐渐的又渗出了泪水,“霁、千麒,我知道我现在不应该再求你什么,可是那

    地方我真的不想回去,我在南城已经没有亲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啊,你忘记当初妈妈是怎么交代你的嘛?妈妈已经过世了这么久,你不去理会也可以,要不然……要不然你随便给安排个工作,我怎样都行,可就是不想再回去那种鬼地方了。”

    “……”陆千麒沉默了好久,他甚至都有点记不清上一回钟欣在自己面前哭是什么时候,但他却还能记得钟闫敏临死前握着他的手说,照顾好欣儿。

    他是愧对钟闫敏的。

    当年李和玉要赶钟欣走,他居然半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收拾东西,跟着其他人离开了南城。

    “你让我想想。”陆千麒回答了句。

    见陆千麒要起身,钟欣喊了他一句,“千麒!”

    “怎么?还有事?”

    “千麒我就是想问,你和苏小姐没有结婚,难道我们就不可以……”

    “有些事情,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错过的就是错过。”

    “可你的眼神不是这样的,你明明很痛苦。”钟欣直接站起身,很不甘心的说了句。

    陆千麒顿了下,但还是转头看向钟欣,“钟欣,如果你还想留在南城,就不要再提这些事情,我已经说过,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但钟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不会不办。”

    话刚落音,院子外头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喊,“爸爸——”

    施仁已经下了学,几个黑衣壮汉跟在他身后,他进了门就朝着陆千麒扑来,完全没注意到一脸诧异站在旁边的钟欣。

    钟欣来了一个月,的确是没有见过陆千麒的儿子的。

    施仁攀在陆千麒的腿上,顺杆子上爬被自己的亲爹一把抱了起来,陆千麒在他脸上掐了掐,“今天上课有乖乖的么?”

    “当然!”施仁非常清脆的回答让陆千麒绽开一丝笑颜。

    这时候陆施仁小朋友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钟欣,大眼睛里流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悄悄的贴近陆千麒,在他耳边轻声问:“爸爸,这个阿姨是谁……”

    “爸爸的一位老朋友,你喊她钟阿姨。”

    钟欣柔和的笑着,“施仁是吧?阿姨第一次见你没有带礼物,真是不好意思。”

    “我不要。”陆施仁的脸黑黑的,他对于爸爸身边出现漂亮的异性一向会毫不犹豫的放出小刺猬的刺,狠狠转头抱住陆千麒的脖子,“我晚上要跟妈妈打电话。”

    “嗯。你妈已经回来了,让邹晋叔叔带你去找她。”陆千麒一点也不在意施仁闹小脾气,将他放了下去。

    施仁一听,双目立刻神采奕奕起来,根本就忘记钟欣这件不愉快的事情,欢呼着就跑向后方的卧室。 卧室里。

    苏黎挣扎着想要下去,可是她憋红了脸都没办法动弹,该死的陆千麒,居然把她绑在屋子里头!

    她已经努力了将近一个小时,可还是没能挣开,最后自己反而累的往原处一趴。

    “妈妈妈妈妈妈!”施仁的喊声让苏黎瞬间振作起来,她慌忙起身,探头看向外屋。

    小白当先冲了过去,幸好它知道自己现在体型比较大,没给施仁扑到地上,而是亲昵的拱着他小小的肩膀。

    邹晋跟在施仁身后,陡然间看见苏黎被反剪了双手,囧的立刻捂住眼睛,“对不起苏姐,我什么都没看见!”

    邹晋本意是把施仁送过来给苏黎,他是真没想到陆千麒居然没劝好苏黎,还给她绑在那里,顿时尴尬的背过身去,接续着说:“苏姐你还没原谅四爷呢?这事真不怪四爷。”

    邹晋当然知道陆千麒不喜欢解释,所以常常会造成别人的误会,但他可不希望苏黎认为陆千麒是个四处风/流的性格。

    天知道陆千麒自打和苏黎在一起,那修身养性的简直就跟出家做了和尚一样,真不知道是女人调/教的好还是男人自己会克制。

    但无论是哪种原因,陆千麒对苏黎是真的上心,不是假的应付。

    想起刚才葡萄架子下头陆千麒和钟欣的交流,邹晋赶紧解释给苏黎听,“苏姐你听我说,是钟欣她自己跑过来的,说日子艰难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人在跟踪她,她是害怕,害怕到没办法,就想到南城至少还有个能罩着自己的人。”

    而且钟欣还用钟闫敏钟姨的遗言给四爷施加压力,否则四爷肯定不会接收她的。

    四爷自己都说过,钟闫敏钟姨是他这辈子最感恩的人,如果没有她的话,就肯定没有陆千麒的现在,所以陆千麒也很为难。

    至于为什么要把钟欣安排在四合院,就更简单了。陆千麒和施仁两个人原本就没在这边住,白锦然却因为住习惯了一直在这边,有个照应。而且钟欣自己也说在她住的地方有人跟踪她,陆千麒为了防止是闻少的人,所以才会让钟欣在这边住。

    邹晋一条条的说着,还小心的观察着苏黎的脸色。

    施仁大大的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大概能感觉到妈***心情不好,而且原因肯定是因为院子里头的那个钟阿姨。

    不过施仁现在的注意力还是被苏黎绑着的双手给吸引过去了,他趴在/床/上玩着苏黎被捆的紧紧的绳子。

    苏黎叹了口气,刚进门那会她确实有种绿云罩顶的感觉,所以才气的要死。可不用邹晋说她也清楚,陆千麒不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她只是心里憋屈。

    “邹晋我问你,四爷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钟欣?”

    说到底,苏黎介意的是感情上的事情,她甚至知道陆千麒当年很喜欢钟欣,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不肯亲她也不肯和她睡在一起,那种精神上的洁癖实际上都是为了一个女人而留。

    虽然后来他们也突破了这个关口,但那心结其实就是落下来的。

    陆千麒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苏黎我喜欢你”,而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陆千麒,陆千麒我爱你。

    她说多一次没有关系,她只是想听见一句回应。

    可惜这么久的时间,她也没有得到这样的答案。

    邹晋有点困扰,要说喜欢,年少时候谁没个初恋,不是那么铭心刻骨的?但要说现在有多喜欢,陆千麒的行为已经很明显了吧?

    邹晋挠头,“四爷现在应该喜欢的是苏姐你吧?不然何必……”

    他言下之意是陆千麒都给苏黎捆在这里了,不喜欢何必干这种事情,反而说的苏黎脸红脖子粗起来,但邹晋还不忘记给钟欣落井下石一下,“而且有件事苏姐你可不知道。你看钟小姐柔柔弱弱的对吧?当年最让我瞧不起的一件事,是她真的收了太太好多钱,偷偷的逃离南城啊,完全不管四爷是怎么想。”

    “……”苏黎一下子愣住,她一直以为是棒打鸳鸯,哪里想到是鸳鸯之中有一只先跑了?

    “好了好了,我不能待太久,不然四爷又该不高兴了。”邹晋也没再多说什么,该说的该替陆千麒解释的,他已经基本上都去办了,他也认为苏黎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顶多有时候钻牛角尖一时半会出不来,当然,这种捆绑style,说不定是人夫妻间的新乐趣呢,他这小太监何必替皇帝着急。

    施仁纠结了半天的绳子也没解开,只好又回到苏黎的怀里,抱着她的腰说:“妈妈我不喜欢那个钟阿姨。”

    小孩子的灵敏天性,使得他似乎能感觉到别人的用意,哪怕钟欣只和他说了一句话,他也觉着钟欣是为了自己的爸爸来的。

    苏黎真是恨透了陆千麒给她绑着手的行径,她动了动身子,让施仁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施仁乖,妈妈出去那么久你都不讨厌妈妈,真是个乖孩子。”

    “爸爸说……”施仁虽然也有委屈,可还是撅着嘴回答:“爸爸说妈妈有苦衷的,不是故意要走的。那妈妈这次回来还会走嘛?”

    “不走了。”苏黎笑着摇头,细细的打量着数月未见的儿子,孩子的成长很快,原本胖乎乎的小脸现在有点清瘦,倒是显得越发的漂亮起来,“施仁瘦了。”

    “爸爸每天都要逼着我锻炼!”施仁憋屈的哼哼着,“早上好早就要起啊。”

    “爸爸是为了施仁好嘛。”苏黎想了想,“不然以后妈妈早上起来陪施仁一起锻炼。”

    “好啊好啊!”施仁顿时间笑开了颜,母子两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两个月来的热络话,不一会就让苏黎心情良好起来。

    她并不是想和陆千麒闹。

    只是想让一个男人认清楚自己的心,难度很大,可她还是想确认而已。

    她这辈子已经认定陆千麒了,再也不可能付出第二份爱给别人,所以她也想知道自己在陆千麒心里的分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