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各方来助_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 95992222九五至尊
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 第三百三十章:各方来助
    山花烂漫的仲春时节,罗云意却无闲心情欣赏四周美丽的景色,即便山中野生的杏花犹如万点胭脂露出粉嫩娇态,她穿梭其中却让人将花瓣摘下,好让她酿制杏花酒。

    自从昨日那些工匠的家眷来到田庄内,罗云意就想着开垦万亩荒野的事情,因此一大早带着近二百名的男女长工浩浩荡荡地进了谷地,只是人有了,趁手的农具似乎又变得少了些。

    “王妃,苍氏一门送来了农具!”罗云意刚从谷地附近山中的野生杏林走出来,就见长风笑着跑到她跟前,而在他身后,苍无念和春芽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那处通往谷地的峡谷虽然窄,但还是能走开一辆木架车的,此时在长风的身后有近二十辆的木架车,车上装满了各式开荒所需的农具,有些还是苍氏一门新研究出来的。

    “姐姐,我们来了!”苍无念拉着春芽的手走近了罗云意。

    “你们来的太及时了,我正需要这些东西!”罗云意想着是时候该给苍无念和春芽准备一场婚礼了。

    罗云意让苍无念和长风他们把农具分给长工们,并教会他们使用这些新式农具开荒,然后自己就带着春芽、谷雨她们再一次进了野生杏林。

    一天下来,罗云意发现这些刻州女人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能干,她们将荒野上的野草全部清除干净,而且还利用新式农具翻耕出了近四百亩的田地。

    “姐姐,你打算在这片谷地种什么?”傍晚从谷底回来的路上,苍无念有些好奇地问罗云意。

    “谷地这么宽广,想种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我手里有的种子,我都想撒在这个地方!”罗云意也没有具体的计划,现在荒野刚刚开垦出来,粮食、蔬菜、水果自然是必不能少的,“现在可以先把开垦出来的田地种一些春季的蔬菜,庄子里人多,总去府城买菜也是麻烦。”

    “那我能帮姐姐做些什么?”苍无念立即问道。

    种田他似乎并不在行,刻州这边苍氏一门也有门中的长老专门负责,罗云意需要什么工具只需要吩咐一声就是,他想帮忙却有些无从下手的样子。

    “无念,我打算以刻州封主的名义在刻州办一家工会,这家工会可以代表百工与他们的雇主谈条件,简单来说工会就是为匠人撑腰做主的地方,我想让你来做这个工会的会长,到时候免不了要和那些商家、富户甚至权贵打交道,你有信心做好吗?”罗云意笑着问苍无念。

    “只要姐姐信任我,我一定会把工会办好!”苍无念坚定地说道。

    “姐姐信你!”

    回到家中之后,罗云意就把有关工会的相关事宜都和苍无念讲了清楚,还给了他一大笔银子,让他在府城找一处地方作为工会的办公之地,等到工会真正办起来,她这个封主自会公告整个刻州城。

    百名工匠很快将他们的家眷都安顿好,然后又回来继续盖新王府,而仅仅两三天的时间,距离罗云意他们所在田庄山脚下的不远处就看起来多了一个村落,罗云意干脆就给它起名叫“匠村”。

    这天,罗云意吃过午饭准备再进山一趟,只是双脚还没踏出去,竟看到司农司的秦观和周大人笑脸盈盈地出现在田庄门外。

    “下官见过公主殿下!”秦观和周大人见到罗云意便施礼说道。

    现在罗云意已经不是朝廷官员,更不是他们的上司,不过她却是梁王妃和大禹朝的公主,两个人见到她自然是要恭敬地行礼的。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快进来吧!”罗云意笑着请两个人到了田庄主屋坐下,有些疑惑地看着秦观和周大人。

    “下官和周大人如今是刻州正五品的司农官,以后还请公主殿下多多照应!”秦观再一次施礼笑着说道。

    “秦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现在可是司农司的主事,到刻州做司农官,可是降了三级,是不是司农司出事了?”秦观在户部已经做到了从三品的司农,自己离开京城才大半个月,他就变成了正五品,这让罗云意不得不心生疑惑。

    “殿下放心,司农司一切正常,是学生我自己请求皇上将我贬到刻州来做司农官的,我想跟着您多学一些农桑之事。”秦观解释道。

    “你太莽撞了!”对于秦观此举,罗云意知他是想来刻州帮助自己,感动自不必说,但如果是以他的前途为代价,自己会觉得很愧疚,“司农司如今还需要你,你不该到这里来的。”

    “皇上都没有劝动秦大人,公主殿下您就不必再劝了,反正我们二人是打定主意要在刻州做司农官了,现在我们还没有落脚之地,就是不知您肯不肯收留了。”周大人说话一向耿直,他这次也是奔着跟罗云意学习更多的农桑之事来的。

    “新院子还没有盖好,你们要是不嫌弃,这庄内还有两间简陋的房屋,收拾一下倒是能住人。”人已经来了,而且看起来还撵不走,罗云意自然要把人留下来了。

    “多谢殿下!”秦观和周大人异口同声地笑着说道。

    他们两个人一直称呼罗云意为“公主殿下”,就是在表明他们是以司农官的身份来和罗云意这位清平公主打交道的,外人自是没有闲话可讲。

    “王妃,外边有人送来了耕牛!”罗云意和秦观、周大人在屋内说话的时候,无闻从外边走了进来禀告道。

    “谁送来的?”罗云意赶忙起身出外去看,秦观和周大人也紧随其后,几人到了庄内院子,看到一群健壮的耕牛正从田庄的大门要挤进来。

    “姐姐,是我!”在这群耕牛的后边,罗云意看到涂凌滑稽地戴着一顶草帽,手里还拿着一根皮鞭,“这些是我送给姐姐的礼物!”

    “你从哪里一下子弄来这么多的耕牛?这有多少?”罗云意吃惊地看着涂凌问道。

    “牛从哪里来姐姐就不要问了,反正都是正当所得,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一共三十头耕牛!”涂凌邪气一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真的不会有问题?”罗云意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在大禹朝可很少有人能一下子就弄到这么多耕牛的,也不知道涂凌是哪里来的本事,他不过就是出去一趟,而且这些耕牛可是真正的膘肥体壮。

    “绝对不会有问题,以后它们就是姐姐你私有的了!”涂凌将手里的皮鞭递向了罗云意,罗云意看了看他,抿嘴一笑接过了他手里的皮鞭,现在这些耕牛的确是自己急需的。

    “晚上想吃什么?”涂凌一下子送来了这么多耕牛,自然是要好好奖赏他一番的。

    “我想吃蛋糕、烤鸡、佛跳墙、卤肉、包子……”涂凌一口气说了很多自己想吃的东西,却听得罗云意满头黑线,不说有些食材根本凑不齐,一顿饭她也做不了那么多花样,所以当涂凌自顾自地说着的时候,她干脆拿着皮鞭让秦观他们一起帮忙把耕牛送到谷地去。

    “姐姐,你怎么走了?咱们晚上吃什么?”涂凌在她走出去老远高喊道。

    “吃草!”罗云意高声回道。

    吃草?涂凌双眉拧成了疙瘩,他又不是羊,吃什么草呀!

    只是涂凌没想到,今日里的晚饭还真是吃草,当然所谓的“草”就是那些能吃的野菜。

    春日里山中各种鲜嫩的野菜很多,家里人口剧增,秉承着能省一些是一些,玉婷带着几个厨娘进了山,将那些能吃的野菜都挖了来,做成了野菜包子、野菜饼、野菜鱼汤、野菜粥,还有蒸野菜、炖肉野菜、炒野菜、凉调野菜……总之一桌子菜全和野菜有关。

    “鲜嫩爽口,好久没吃到这样的美食了!”秦观和周大人吃得很是津津有味,只要跟着罗云意,他们的口腹之欲就一定会得到满足,同时他们也更加确定自己来刻州是对的。

    “没想到野菜也这么好吃,再给我一盘野菜小笼包!”涂凌又大声地喊道。

    又过了一日,田庄又迎来了从房州特意赶过来的元仲、玉净夫妇,随同他们而来的除了他们刚满三岁的儿子,还有近十辆车的布料和十几名染布工人以及二十名绣娘。

    “王妃,这次您就是赶奴婢走,奴婢也不走了!”如今的玉净早已经蜕变成一位精明能干的妇人,原本的柔弱也早就消失不见。

    “我不赶你,你们来得正好,我这里正需要人呢!”在罗云意看来,玉净更适合内宅管家,以后王府后宅的事情交给她来打理,自己就更省心了。

    “王妃,需要在新院子四周布置一些机关暗道吗?”元仲已经将房州染布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他这次和玉净来刻州就是打算以后要一直跟随在罗云意身边的,这也是玉净一直以来的心愿。

    “这个事情你找阿修去商量吧!”罗云意对元仲说道,然后元仲便出去找叶染修了。

    元仲和玉净一行人是午后到的田庄,钱如命则是带着他从庾州老家新收的两个徒弟钱五和钱六傍晚到了庄内,继续做他的王府账房先生,而且还给罗云意拉来了十车的草药。

    “王妃,这是庾州百姓用您给的种子种出来的草药,这些草药一长成就被药商们抢购一空,而且还有很多药商预定了下一季的草药,现在庾州种草药的百姓已经开始增多了。”钱如命将一车草药打开,让罗云意仔细看看草药的成色。

    “很多草药成长周期短,收益比现在种粮食更划算,不过钱大叔,你一下子带这么多草药来刻州做什么?咱们家暂时也不需要,再说这山里的草药也不少!”罗云意看着这十车草药说道。

    “王妃,咱们王府在刻州也没什么产业,以后庾州的草药会源源不断地运过来,您看在刻州开一家药铺如何?”钱如命建议道。

    “可以,就在刻州府城开一家药铺,另外再去找几个医术不错的大夫坐堂,药价、诊金不需要太高,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罗云意对钱如命说道。

    “王妃仁慈,我这就去办!”钱如命眼中对罗云意是更多的敬意和崇拜。

    “钱大叔,这事不急,你刚刚一路奔波,好好在家休息两天,对了,您还没见过毅哥儿吧,他和太爷爷在后院玩呢!”罗云意看了一眼变暗的天色对着急要走的钱如命说道。

    “唉,瞧我现在这急性子,倒是把正经事给忘了,还没给老祖宗和小世子请安呢,待会儿估计又要被老祖宗给骂了!”钱如命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完,就朝着罗云意说的后院走去。

    三月初的时候,一场春雨将刻州府城洗刷得清新爽亮起来,梁王府新开的药铺“民仁堂”也正式挂牌营业了,坐堂的竟是两位宫中退下来的御医,听说以前还给梁老王爷诊过病,负责给病人抓药的是两位御医的小孙子,同时也是民仁堂的学徒。

    就在民仁堂开业不久,药铺两边又有两家铺子开了张,一家是大禹朝巨商司空家的德商铺,主要卖一些金银玉石瓷器等物,而另一家是覃州吴家的吴记杂货铺,主要卖的是粮油米面、油盐酱醋之物。

    刻州虽然是个穷地方,但府城内有钱的大户人家也不少,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条街上接连出现三家大商铺,而且他们背后的东家非富即贵,这在刻州几十年也是头一次,所以三家铺子一开业就吸引来很多人。

    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边,就在这三家铺子开业之后的第七天,有人将这三家铺子所在的整条街的铺子都给买了下来,原本街上的其他商家都搬到了另外一条街上,据说如此大手笔的是来自冰尧城孟家的家主,而当今的梁王妃便是这位孟家主最疼爱的义女。

    “大小姐,家主让翠儿以后就跟在您身边伺候,这条街上的铺子是他送给小世子的,让您先暂时保管着,想做点儿什么生意就做点儿,不想做了就空着,等以后小世子长大了,随他处置就是!”翠儿将孟冬生交代的话告诉了罗云意。

    “爹爹也真是的,就算是送给毅哥儿的铺子,也不用把整条街都买下来吧!”谁都知道冰尧城孟家穷得就剩下金子了,但也不用做到这样吧,她这个孟家爹爹有时也任性的像个孩子。

    “哈哈,还是孟家主会办事,早知道我就先多买两家铺子了!”司空潭的父亲司空绍正和罗云意还有吴宝一起坐在田庄内的主屋内,翠儿说的这些话并没有避着两人,所以他们也听到了。

    “伯父,您就别打趣了!”罗云意是真没有想到司空绍和吴宝会一同来到刻州,而且两个人竟还都在刻州府城街上开了铺子,并且他们都决定留在刻州暂时不走了,罗思容带着孩子安顿好覃州那边的事情过几天也会赶过来。

    这段时间亲朋好友都在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帮助自己,这让罗云意真的很感动,而正是有了众人的热心帮忙,她对建设好刻州有了更充足的信心。

    “五妹妹,你不会真的要把整条街的铺子都开起来吧?!”吴宝笑着问道。

    “三姐夫,我哪有那么多的铺子要开,您没看现在我忙着盖房子、种地,分身乏术!”罗云意有些无奈一笑。

    “那你就把这些铺子都高价租出去!”吴宝笑着说道,“五妹妹,我们来这里开铺子,一是因为能和你离得近些,方便走动,二来可是看好你这个封主,只要你在的地方,穷地方也能变成富地方,所以我们先来占一处好风水,日后好跟着你赚个金银满钵。”

    “三姐夫,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希望我不会让你们失望!”吴宝的大实话让罗云意笑出声来,而且依照他的隐晦意思,和他有同样想法的商家看来有不少。

    这可是一个好的讯号,刻州有那么多的特产好东西,这下子终于有更好的销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