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自由恋爱_三国小霸王 - 95992222九五至尊
翻页   夜间
九五至尊老品牌值信赖 > 三国小霸王 > 第1264章 自由恋爱
    曾几何时,孙策也盼望过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的美好岁月。不过那时候被高昂的房价压得透不过气来,别说娶几个,一个都不敢娶,齐人之福只能在梦里想想。到了这个时代,他也有过这样的念头,不过很快就发现婚姻根本就是政治的附属品,只要你有权有势,又拉得下脸,别说左拥右抱,你就算纳十几个妾也没人说你什么。

    曹阿瞒不就娶了十几个夫人,自家二弟孙权后来也不娶过好几个,就连刘跑跑也娶过几任妻子。只是他运气太差,人品又不好,一打败仗就抛妻弃子,最后只剩下一个甘夫人,也因为长年逃命的苦逼生活早卒了,没等到刘备修成正果的那一天。

    不会就是这个甘梅吧?

    孙策没太当回事。他现在根本不愁美女,而且他也知道陶谦这么做是有目的的,还不是指望他能照拂陶应。可怜天下父母心,陶谦这老惑仔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鞠躬尽瘁了。

    “今天估计没时间了,明天你记得提醒我,我带你去看看那些战马。”孙策扬扬眉,嘴角挑起一抹得意。“还有一些新研发的杀器,保证你看了喜欢。”

    “是吗?”陈到欣喜不已。木学堂经常有产品出来,能让孙策都觉得是杀器的肯定不会是普通武器。

    “叔至,跟我说说,吕蒙、蒋钦这两个小子怎么样?”

    陈到应了一声,轻了轻嗓子,侃侃而谈。“吕蒙悟性过人,能举一反三,此乃方面之才……”

    ——

    参加完大傩,孙策还有一堆军务要处理。年关将近,很多人都忙着买年货、做新衣,一派祥和,孙策却要着手准备大战。徐州形势已定,兖州的情况也基本确定,虽然还没得到河北的确切消息,但孙策估计袁绍选浚仪的可能性应该有七成,准备工作也基本上围绕在浚仪决战展开。

    不过在决战之前,必然还有一场争夺青州的战事。沈友已经基本准备完毕,年后就能起程。太史慈也做好了准备,正在和曹昂接洽,如果顺利,他会将任城防务交给纪灵,然后带着臧霸等人直取平原。相隔数百里,又经过敌对区,无法及时传递消息,孙策只能决定战略目的,具体怎么执行全看太史慈自己。

    让太史慈和沈友两路出击,就是为了迅速攻占青州。论整体实力,眼下还是袁绍占优。经过此次大疫,豫州的钱粮和药物等重要物资都消耗一空,一旦进入对峙,他未必有僵持的本钱。万一把袁绍的主力再吸引过去,对他更不利。集中优势兵力,正奇并用,以期速战速决,是他目前能选择的上策。

    时间紧张,要调度的人力、物力都很多,还有各方势力的动向,军谋处每天收到的消息都有几十条、上百条,要把这些信息拼凑起来,猜测几千里外的敌人动向,再分析可能出现的局面,让军谋们忙得脚打后脑勺,也让孙策没有休息的时候。

    借着腊日大祭,军谋们也要回家参与祭祀,孙策也能早点下班,踩着三更初刻的更点进了后院。一进卧室,看到袁权斜靠在榻上看书,孙策愣了一下。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袁权起身,将书放在一旁,伸手接过孙策的大氅,挂在一旁的兰?上。“我是嫁出门的女儿,又不用参加袁氏大祭的。伯阳、阿权去就行了。至于你孙家的大祭,我一个做妾的也没机会登堂啊。”

    孙策吸吸鼻子。“屋里什么味儿?”

    袁权也嗅了嗅。“什么味儿?外面的吧,我知道你不喜欢薰香,什么香料也没用。”

    孙策笑道:“不是香,是有点酸。”

    袁权虽然未必知道醋坛子的典故,却也能听出孙策的言外之意,不禁羞红了脸,轻拍了孙策一下。她端来水,让孙策漱了口,洗了脸,又端来热水侍候孙策泡脚,还撸起袖子要帮孙策按摩脚心。孙策将她拉了起来。“行了,行了,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一套的。快说,有什么事?”

    “没事。”

    “真没事?”

    “真没事。”袁权眨着眼睛。

    孙策嘿嘿一笑,脱去外衣,上了床,拥被而卧。袁权自己脱了鞋袜,坐在榻边泡脚,原本还和孙策闲聊,说着说着就没声了。孙策静静地看着她,袁权恍然不觉,兀自出神。孙策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真没事?那我可睡了啊。”

    袁权回过神来,连忙将脚提起,匆匆擦净,又将脏水倒出去,关了门,脱了外衣,钻到被子里,侧身看着孙策。孙策看看她。“行了,别想了,说吧,究竟什么事?”

    “那个……伯阳和尚英……”袁权欲言又止。

    “确定了?那我下次写信时,请示一下阿翁、阿母,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事情办了……”

    “不是,他们好像……不太合得来。”

    孙策愣了一下,转头看着袁权,张开手臂,将她揽入怀中。“合不来就算了,不要勉强,要不然一辈子别扭。怎么,你担心伯阳找不到门当户对的妻子?”

    “这倒不是,我就是觉得……挺可惜。原本看他们挺配的,没想到……”

    “我早就说了嘛,尚英见识小,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是谁说合不来的,尚英还是伯阳?”

    “都不是,是我自己感觉出来的。进工坊的前几天,他们倒还经常见面,后来接连几天都各忙各的,就算见了面也只是客客气气的打招呼,还不如以前呢。我就觉得不对了,后来找机会问了一下尚英,她吱吱唔唔的,心里好像另外有人,只是不肯说,我也不好多问。”

    “看来我这妹妹还是个有主意的。”孙策欣慰地点点头。

    “还不都是你这个兄长宠的。”袁权白了孙策一眼,伏在孙策胸前。“世家女子的婚姻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全凭着自己性子的。你们孙家可不是普通人家,你只有三个妹妹,尚华已经嫁了人,尚香还小,只有这么一个年龄合适的妹妹……”

    “我需要用妹妹的婚姻来笼络人心吗?”孙策笑道:“你也不用为伯阳担心,我答应过你照顾他,就一定不会食言。说实话,尚英书读得少,性子又内向,也不适合伯阳,做个王后也有点难为她……”

    袁权突然坐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孙策,丝毫没注意抱腹敞开,春光外泄。“你记得答应我怎么照顾伯阳的?”

    “当然记得。”

    “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没醉?”

    “呃……”孙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嘿嘿笑道:“那你是希望我醉,还是希望我没醉?”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