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官匪之间的碰撞

    这一日,二龙山下,两军雁别翅排开,旌旗招展。二龙山这边,晁盖居于正中,身骑一匹神骏的枣红马,一身器宇轩昂之色。其余众人,分立晁盖左右两侧。

    晁盖等人对面,身着甲胄的青州官军,正打着旗号,出现在眼前。

    晁盖放眼看去,只见那当先一人,虎背熊腰,怒目圆睁。那人盔上红缨随风而动,如烈焰飘忽,身上一袭猩红色的锦袍猎猎作响,腰间束着狮蛮宝带,端的一副好派头。

    这还不止,此人手提一根狼牙棒上,密密麻麻镶嵌着铜钉,坐下骑着一匹黝黑色的宝马,浑身漆黑发亮,神峻异常,宛如獬豸。

    见状,晁盖一笑赞叹道:“好一个霹雳火秦明!”

    宋江环顾二龙山众人,发觉也只有晁盖能与之匹敌,不由得刮目相看。

    “想必阁下便是那青州兵马指挥司总管,青州兵马统制,霹雳火秦明?”,晁盖看着眼前那神武不凡的秦明,朗声笑道。

    “不错!”

    秦明见得晁盖等人在此,倒是没有丝毫惊慌,反倒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的晁盖等人。

    话音落下,秦明再度打量着先前说话的晁盖。“想来这位,应该便是名满江湖的托塔天王晁盖了。说实话,我秦明心头对于你晁盖,还是有着几分敬意的。”

    说着,秦明没由来想起了梁山的王伦,由衷说道:“若是这天下的强贼真如你这般,真有这几分为民之心,倒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多谢!”晁盖闻言,不由莞尔一笑:“我晁盖便当秦统制此言实在夸奖我晁盖吧!不过……”晁盖说到这里,话锋一转:“若是秦统制当真看得起我晁盖,便请秦统制退兵吧!”

    “我晁盖可以拍着胸脯作保,我二龙山丝毫不会为祸乡里。只是我等一干意气相投的兄弟,受不了太多的繁文缛节及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方才寻这样一个清静之地,与世无争,还请秦统制体谅!”

    听道晁盖如此说,那秦明还未发话,却见那秦明身旁的一员鹰钩鼻的战将尤观冷笑一声:“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我看你这贼寇倒是有一番去勾栏里说戏的天赋,莫不如早早解散了山寨。否则,天兵来此,顷刻之间,便教你等灰飞烟灭!”

    “呵!”闻言,入云龙公孙胜更是耐不住了,大笑着喊道:“是哪家的鹌鹑,没有关好笼子,居然跑到这里来学人语?人不人鬼不鬼,端的好笑!”

    “大胆!”黄信知晓尤观是慕容太守心腹,在旁帮腔。

    “狗贼安敢无理!”那尤观闻言,顿时一脸青黑之色,他没想到,如今朝廷青州兵马来此,这贼寇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晁天王!”秦明见状,也不由神色冷淡了许多:“我知你二龙山颇有些实力,但如今我青州兵马既出,绝不是郓城那等乌合之众足以比拟。若是你等投降,我秦明保证,一定尽力维护你等周全!”

    “多谢秦统制好意!”晁盖一笑,摇摇头说道:“我众兄弟,绝无贪生怕死之辈。投降之举,怕是极难!”

    “大人,便休与这些贼寇多费唇舌了!”那鹰钩鼻的尤观看着秦明,说道:“早早出战,也好搓一搓这等贼寇的锐气,教他等知晓天外有天!”

    “也罢!”秦明见状,继而点点头命令道:“便由你前去,探一探这二龙山众人的虚实!”

    闻听此言,尤观面如土色,不由得看向黄信。他只是慕容太守的远亲,走了关系做了副将,如何敢上阵厮杀。

    黄信本想说话,那秦明又命令尤观道:“切切小心在意,不可马虎!”

    此时,尤观见青州军将士兵都看向自己,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出战。

    “小将得令!”尤观无奈听命,顿时拍马往前,手中朴刀对着眼前的晁盖一指,大喝一声说道:“你等贼寇,休要逞口舌之利!敢来与我尤观见个高低么?”

    闻言,刘唐顿时大怒,刚要准备行动,不料一旁的何涛却抢先说道:“刘头领稍待,便教小弟前去,会一会这厮!”

    新近上山的何清与白胜站在一起,见哥哥就要出战,嘱咐一句小心。

    何涛冲着弟弟一点头,表示收到。却将目光投向了刘唐与晁盖,像是在等着两人的准许。

    见状,晁盖微微点点头。以晁盖看来,眼前这尤观眼高于顶,想来武艺也是平平。便是何涛出马,也绝对可以收拾得了对方了。

    “何涛兄弟小心!”刘唐见晁盖点头,也没有再多说。

    “哥哥放心,待小弟捉了这厮,好教他知晓我等二龙山好汉的威名!”何涛笑说一句,继而迫不及待地冲上前去。

    他虽然救助了白胜,但是在二龙山上排名较低,急需一场功劳稳定座次。

    “来者通名!”

    那尤观见得是一个有些瘦弱的汉子前来,不由有些不屑地指着何涛说道:“本将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其实尤观恨不得何涛是个无名之辈,最好是那书生模样的或是那道士来与自己交战。

    “待你爷爷捉了你,再告诉你不迟!”

    何涛说着,手中的钢刀刷的一声,直挺挺对着那尤观砍过来。刀刃之上,寒芒刺目,带起道道劲风。

    见状,那尤观面色一冷。从这气势之上,他倒实能够感觉出,眼前这个看上去像个竹竿的家伙,似乎倒是有些斤两。

    看着威势,就是战阵上厮杀的技巧。

    先前尤观想着,自己上面那一位可早就打点好了,只要自己瞅准机会立了功,便不愁没有升迁的机会。省得在这暴徒秦明的麾下,天天受气。

    自己早都受够了,只是苦苦等不来机会。眼下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是这一出站,尤观才知道军阵之上容不得草包。

    铛!

    一道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响起,顿时两柄刀刃上,瞬时有着火花飞溅。

    那尤观只感觉一股大力扑面而来,手中兵刃也拿捏不住。而反观何涛,此时却是一脸笑意,脸上尽是轻松之色。

    见状,那尤观顿时大怒。不过,一贯自负的他,确实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他尤观便不信,自己的武艺,难不成还不如一个山贼?

    先前自己可是没出全力,方才会让眼前这厮占了些上风。此时自己若是使出全力,定可将其斩于刀下。

    不得不说,这尤观武艺平平,但是自我安慰和自我激励的精神,确实首屈一指,令众英雄汗颜。

    尤观一催马,手中朴刀一翻,右臂向外拎着,对着何涛冲过来的同时,顺势将手猛然一挥,朴刀一记漂亮的横削,对着何涛拦腰砍来!

    见状,何涛顿时猛然对着身后一仰,愣是教眼前那尤观的朴刀从自己面前直挺挺飞过。

    而就在此时,何涛却猛然动了,自己的身体顿时向上站起,右手不知何时对着那眼前的尤观猛然往前狠狠刺过去。

    “不好!”

    黄信见状,顿时一惊。

    而便在此时,那尤观顿时感觉脚底窜出一股彻骨的寒意。脑门之上,满是冷汗。急忙回收自己的朴刀前来抵挡,却唯恐来之不及。

    便在下一刻,众人眼球猛然一缩,只感觉一道刺耳又清晰的声音传来。同时,另有一截胳膊,被整整齐齐地砍下,被抛飞在空中。

    咔嚓!

    伴随着那何涛的刀刃划过,便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带起漫天血雾。

    顿时,全场哗然。

    “啊……”

    便在下一刻,那尤观顿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锐叫声,一屁股跌落在旁边,身体不住抽搐着,满脸的狰狞之色。

    挣扎着弓起腰,想要去用手抓自己的断臂处,但眼前血流如注的他,却又碰都不敢碰自己的伤口处,只是不住的哀嚎,看着那眼前的何涛的目光中,满是怨毒与恐惧。

    谁也没想到,适才还恨不得把鼻孔长到天上、不可一世的尤观,此时却是一副凄惨的模样。

    “牛皮吹得震天响!”何涛见状,不由冷冷一笑:“还以为有多大能耐!真是扫兴!”

    说着,何涛却是再不看眼前挣扎与哀嚎的尤观,直接对着眼前秦明为首的青州官军说道:

    “我说秦明大总管,你手下莫不是没人了,尽然派这等废物前来,难不成是前来耍宝的?”

    何涛之前在官军中,对官军也十分了解。曾经让他仰望的兵马总管,此时他也可以随意挑衅,好不畅快。

    “大胆!”

    闻言,秦明面色一冷,刚要说话,却见一旁的弟子黄信已经提着自己的丧门剑,朝着眼前叫嚣的何涛而去。

    “总管,且教弟子前去,会这厮一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